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选址于厦门市思明区曾厝垵,北靠东坪山,南临环岛路海岸线。曾厝垵自明代起便成为厦门对外通商港口的船只避风港,保留了传统的渔村肌理。在这样一个具有显著场所特质的地区建造精选酒店,设计本身也成为了当地文化风貌延续和发展的一部分。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西北侧街景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西北侧夜景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区位图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南向鸟瞰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东向鸟瞰
项目用地紧凑,酒店客房顺应道路坐标系南北向布局,以最大化利用场地空间,并争取最好的景观朝向。酒店标准客房部分被集中布置在场地北侧,成为一栋6层的“L”型建筑,我们又进一步把这个大体量的建筑拆解成尺度更为亲切的六个坡顶小盒子。villa客房部分则是一幢幢三层独栋建筑,规整地排布在场地南侧,尽量远离城市干道,减少噪音干扰。聚落式的建筑布局创造了许多小尺度公共空间,我们把这些公共空间处理成为片墙、庭院、街巷和空中花园,从平面上看建筑就像一个微缩的渔村。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东北侧街景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露台景观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一楼庭院
酒店入口的设计摒弃了传统直白地进入酒店大堂的方式,延续了闽南大宅含蓄的空间序列逻辑:从开敞的城市区域,到半私密的街巷空间,再到私密的院落。要进入酒店,宾客会经片墙引导,穿过竹林,转入一个位于场地西南侧的架空通廊,而后从数米宽的大门推门而入,到达酒店明亮开阔的大堂和文化展示区,实现多层次的空间体验。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入口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入口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入口架空通廊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入口架空通廊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入口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大堂
闽南传统建筑在立面处理上广泛采用“出砖入石”的手法,利用形状各异的石材、红砖和瓦砾的交错堆叠来构筑墙体,利用材质的变化和拼接产生丰富的视觉效果。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的设计则加入金属元素媒介,与砖、石共同构成立面表达的点、线、面。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建筑北立面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立面细部
客房的“花窗”由低明度金属飘板围合,在纵向上打开了一处缺口,这样在自下而上的夜晚整体照明亮起时,缺口上方产生星星点点的漏光,随着房间的开灯和关灯形成一个个富有变化的“点”。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建筑北立面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建筑北立面
在建筑各个坡顶之间的缝隙和南侧立面上植入一系列形态各异的“空盒子”,用金属铝板和竖向格栅界定空间的线型边界。整体上,建筑立面在纵向上被划分为两个层次,其中建筑一、二层的外立面采用亲人的浅褐色干挂石材,三层以上喷涂浅灰色涂料,而材质的转换处以一条窄窄的金属铝板作为连接节点,产生色彩和质感的对比。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酒店北侧入口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建筑南立面
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建筑设计/汤桦建筑设计
▲平、立、剖面图

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厦门佳逸希尔顿格芮精选酒店
项目地点:厦门
业主:厦门佳逸酒店管理集团
用地面积:11739.087㎡
建筑面积:41840.30㎡
建筑高度:24m
设计/建成时间:2015 / 2018
主持建筑师:汤桦
项目组:刘柳 卢璟 王思聪 杨原
室内设计单位:CCD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
施工图单位:中元(厦门)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建筑摄影:张超摄影工作室
原文编辑:郑晨曦 卢璟 高靖奎(实习)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文章内相关项目信息的知识产权归其权利人所有,特来设计对其不享有任何知识产权,仅做学习交流之目的。若文章存在任何知识产权争议,请相关权利方及时通知特来设计,以便特来设计迅速采取适当措施(删除、澄清声明等形式),以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损失。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号
微信号
公众号
公众号
小程序
小程序
Q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