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建筑设计
  3. 办公建筑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位于外滩虎丘路27号的琥珀大楼建于1937年,原本是中央银行的一个仓库。这座最早只有三层楼的建筑,在经历了几次加建后,其内部空间已经变成了拥挤的五层楼,并且闲置多年。
▼琥珀大楼外观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空间的重新定义
在上海,提到虎丘路,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外滩美术馆,是附近的半岛酒店、圆明园路和外滩源,或者是艺术,是精致优雅的生活方式。而位于外滩美术馆正对面的琥珀大楼,却在城市文化中长年隐形和缺席。
▼项目正对外滩美术馆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最初,业主想把整栋楼全部改造成联合办公,并且利用内部的夹层创造最大化的使用面积。我们参与之后,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在我们看来,处在如此重要的街区中,其改造的第一步,应当是重新定义大楼的空间价值,继而为其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和可能性。
▼入口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基于此,我们放弃了大楼的整体改造,而是将合同变成了公共空间改造设计。
首先,我们拆除前区的部分夹层,在建筑入口创造一个通高两层的大堂,并用巴西利卡式的拱廊贯穿。由于大楼两侧与相邻建筑的间距极小,采光条件很差,我们索性将大堂区域原有的侧窗改为镜子做成的假窗,从而延展了大堂的宽度和纵深感,使其成为一个体验上非常明亮的空间。
▼大堂拱廊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入口南侧的前台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电梯厅和大堂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大堂北侧的咖啡厅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同时,我们还设计了一个通高两层的“树庭院”和一个通高到屋顶的“光庭院”。大堂与两个庭院沿进深排布,作为建筑内部公共景观和交通联系的节点。
▼树庭院下的长桌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树庭院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围绕树庭院的办公室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光庭院里的楼梯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光庭院里可以看到原始的屋顶结构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光庭院旁边的休闲空间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时间的并置
琥珀大楼内部有粗犷的混凝土梁柱、钢架和支撑木楼板的细木梁,有的甚至还残留着不知何时的一场火灾留下的灼烧痕迹,这在外滩一众洋行建筑中是极其少见的,初见时便印象深刻。时过境迁,如今的大楼不再作为仓库,而这些结构却愈发饱含沉淀的魅力。
▼粗犷的混凝土梁柱裸露在外
上海琥珀大楼大堂及公共区改造设计/上海境物
对此,我们采取了拼贴和并置的方式,新增的构件精致明亮,回应着当下外滩的优雅。当他们与粗粝的原始结构并置时,所呈现出来的是时间的张力和空间的戏剧性,以及一种不期而遇的艺术性体验。
▼空间里新旧并置